【权欲的征途】 第6章 - 得得撸,妞干网,色综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ee.com 加入收藏夹!



  本以为有了这一个小小教训,乐欢天是不敢再放肆了,哪料他竟然又一次扑
过来了,再次将方姨抱了个满怀,并且吻像雨点一样落在了她的脸颊,还向她的
嘴唇一点点移去。
  乐欢天那宽阔的胸膛以及所带来的强烈男人气息瞬间将方姨包裹,令她一阵
目眩神迷,刹那间有些失神,直到乐欢天的吻犹如雨点般落在她的脸颊的时候她
才惊觉过来,于是一边躲闪一边出声拒绝,然而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她的声音
此刻听起来是那么的软弱无力,对男人来说反而是另外一种诱惑。
  「方……方姨……」
  乐欢天嘴里不断的念叨着的同时还一直追逐着方姨的双唇,两只手在她的后
背上不停的游移着,那件西装早就脱离了她的身子,仅有的那条裹着的浴巾在那
一对大手的抚弄下已然变得松散半垂,她的整个背面几乎已经全裸。
  方姨只觉自己快要发疯了,传统的道德观令她不自觉的想要抵抗,然而让她
感到可怕的是,自己明明有能力抵抗,可表现出来的却是节节败退,身子像喝醉
了酒似的绵软无力,两只手一边无力的推搡着乐欢天紧贴着自己双乳的胸膛一边
还要死死攥住浴巾,以保住最后一点的隔离。
  「小……小天……快,快停下……你……不能这样……唔唔……」
  在无力的拒绝声中方姨的双唇终于被一直追逐的那双厚实火热的唇给噙住了,
随即一根有力的大舌长驱直入,在温暖湿滑的腔内一下卷住了一丁香小舌。
  方姨身子犹如雷击,一下僵住了,眼睛更是蓦然瞪的老大,仿佛不敢置信,
但没过一会,她便像是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与此同时,两行清泪从她的两边眼
角滑落。
  见状,乐欢天不由心一痛,不自觉的就松开了手,头也随即抬起,两个人的
双唇随之分开,这时,方姨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了,与刚才慌乱迷离的眼神相比,
此刻她的眼神清澈了许多,不过多了一丝爱怜,还有一点无奈。
  「你真的想要方姨的身子?」方姨显得很平静,与刚才的羞愤慌乱简直是判
若两人。
  「我……」
  在方姨的直视下乐欢天反而有些退缩了,他有些羞惭的低下头,却赫然看见
自己胯下那肉棒高高翘起,斜斜指向空中,原来围在腰间的浴巾不知什么时候掉
落在地了,此时的他赤条条的不着一物。
  方姨顺着乐欢天的目光看过去,顿时心头骇然,面若火烧,难怪刚才一直感
觉小腹有什么东西在顶着,只是当时太过慌乱,脑子近乎空白,所以没有细想,
现在看到了简直突破她对男人那玩意的认知。
  其实也不用乐欢天再回答什么了,他这个反应就足以说明了一切,方姨强按
住心头的狂跳,收摄心神,随即发出一声细不可察的叹息,轻唤一声:「小天…
  …」
  乐欢天不由瞪大了眼睛,因为方姨在喊他名字的同时那一直紧攥浴巾的双手
也松开了,白色浴巾飘然落地,那一对他脑子里一直念想的豪乳终于一览无余的
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浑圆饱满的乳房就像是两只小篮球般的在乐欢天的眼前颤颤巍巍,令他眼睛
都不由直了,别说在现实里了,就算在A片里他也没见到过如此完美的乳房,硕
大而又挺拔,他估摸着就算自己双手齐上也不能将其包围住,峰顶的乳头竟如少
女般粉嫩,围绕在周围的一圈粉红乳晕娇艳欲滴。
  仿佛不堪承受乐欢天这样火热赤裸的眼神,方姨颤抖的闭上了眼睛,同时缓
缓坐到床上,再慢慢向后仰去,一具完美的胴体就这样横陈。
  乐欢天清楚的看到方姨双腿间闪现着一抹晶亮,哪里还能再忍得住,随着一
声兴奋的低吼他如饿狼般扑在了方姨的身体上,而方姨的四肢也犹如八爪鱼紧紧
缠住了他,两人忘我的拥吻在一起,喘息着,翻滚着……
  待两人再分开时一个发鬓散乱,面若桃花,而另一个是气喘如牛,目张嘴咧,
两人都处于激动的漩涡之中,四目相对时彼此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闪烁的火花。
  方姨趴在乐欢天的身上,微微抬起上身,温柔的抚摸着他的额头,发梢,眼
神如水,散发着绵绵情意,乐欢天不知道此刻她在想着什么,但能深切的感受到
她散发的一种母性怜爱和依从。
  「方姨!」乐欢天轻唤。
  「嗯。」方姨轻轻应了一声。
  乐欢天挺了挺小腹,方姨顿时发出一声猫儿般的轻哼,脸若灿霞,波光流转,
现出一种乐欢天从未在她身上见过的媚态,看得他不由有些呆了,胯下的肉棒接
连跳了几跳。
  方姨自然立刻感受到了,似嗔似怨的瞪了乐欢天一眼,他则眨眨眼,一副很
无辜的表情,看的方姨不由笑了,宠爱的摸着他的脸庞,低声喃喃道:「终究还
是逃不过……」
  这个声音极轻,以至于近在咫尺的乐欢天都没有听清,于是忙问:「方姨,
你说什么?」
  方姨没有答话,只是伸手向下一探,握住了那根顶在她小腹上,一直蠢蠢欲
动的肉棒,棒身的粗大令她一手不能合拢,手心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其表面的青筋
脉络,并且还在不住跳动,仿佛不甘被束缚。
  乐欢天舒服的哼出声来,那只按在方姨左胸上的手情不自禁的用力捏了一下,
五根手指都深陷进雪白肥腻的乳肉里,痛的她秀眉一蹙,但随即一股酥麻的快感
像电流一样从乳端遍及全身,令她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自己听了都脸红心跳的呻
吟,又是一股清液从花穴深处涌出。
  事实上,方姨双腿之间早已经是湿滑不堪,但处在情动中的两人谁都没注意
到,直到此刻,乐欢天只觉小腹一热,肚皮湿淋淋的有液体流淌,不由露出了一
丝促狭的笑意,而方姨则是羞不可抑,脸红的快滴出血来。
  如此艳光四射的方姨让乐欢天激动的难以自持,他上身一抬,欲要翻身把方
姨压在身下,然而却被她按住了,接着便见她羞赧一笑,轻声道:「我来。」
  乐欢天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了一丝坏笑,方姨见了是既羞又恨,咬牙瞪眼道:
「也不看看你这根坏东西多大,真……真是……小小年纪,怎长这……这么大…
  …要是让你来,还不……」
  说话间,方姨已然悄悄抬起了屁股,双腿微分,那只一直握着阴茎的手稍稍
用力一拨,那硕圆的龟头便准确的卡在了那滑腻湿润的腿缝里。
  乐欢天又是激动又是期待,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龟头前端被两片滑腻腻的肉唇
含住了,里面不断有热液溢出,淋在他的龟头上,爽的他差点喊出声来。
  然而此时的方姨却像是在忍受痛苦似的紧咬着唇,眉头紧蹙着,趴着的上身
一点点的抬起,渐渐展现在乐欢天的眼前,看的他愈发激动不已,双手情不自禁
的按在了那对饱满的双乳上。
  「啊!」
  方姨一声长吟,敏感的乳房被袭让她身子一软,两片滑腻的肉唇顿时被顶着
的龟头撑开,近半个龟头陷入进去,强烈的胀痛感让她双臂死死撑在乐欢天的胸
膛上,这才勉强止住了下坠之势。
  「你……你别乱动……」方姨咬牙切齿,对身下这个人是又爱又恨。
  「哦……不,不是……方姨,我忍……忍不住……太……太爽了……」
  乐欢天喘着粗气,爽快极了,尽管才陷进去半个龟头,但那里的紧箍感是他
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而且绵软湿滑,热力十足,就像是一张小嘴不断的在紧裹啜
吸,若不是今天已经连泄两次了,此刻恐怕他就一泄如注了。
  对方姨来说,此时胀痛感已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酥麻酸软,像
有无数蚂蚁在爬,让她情不自禁的发出阵阵腻人的呻吟,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
像是痛苦,又像是享受,花穴深处涌出一股股蜜液,从肉唇与龟头之间的缝隙溢
出,将肉棒浇了个透亮,同时也大大减轻了前行的阻力。
  方姨努力挺直上身,扭动着腰部,调整好最方便舒适的角度,然后开始下沉,
乐欢天顿时爽的龇牙咧嘴,龟头破开重重叠叠的媚肉让他快感如潮,血脉喷张。
  忽然,乐欢天感觉龟头前端被什么东西阻挡住了,再细细感受一下,他顿时
意识到那是什么,不由吃惊的张大嘴巴看着方姨,结结巴巴道:「这……方……
  方姨你……」
  方姨娇羞的白了一眼,咬唇道:「小混蛋,你以为呢?」
  「我……」乐欢天激动的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方姨又是一记白眼,轻轻在乐欢天的胸口上拧了一把道:「年纪不大,思想
还这么老土。」
  乐欢天嘿嘿讪笑几声,双手按在方姨那肥圆紧实的臀部,那里已经泌出一层
细汗,在柔和的光线下泛着晶莹的光泽,配以雪白的皮肤,简直就像是去了壳的
鸡蛋,令人爱不释手。
  方姨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抬高臀部,让已经陷进去的大半龟头脱离肉腔,在
这过程中,龟头刮擦着肉壁,让她快感如潮,但同时也生出了强烈的空虚感,止
不住的想要什么东西去填充那蜜液横流的肉腔。
  「哦……好麻,好酸……哦……」
  方姨情不自禁的吐出一阵阵呻吟,头向上高高扬起,眼睛闭着,肥美的臀部
开始重新下沉,不过速度与之前相比要快了不少,在感到再次受阻的时候她腰一
提,臀部准备再度抬起,然而就在这时,她感觉那双一直在她腰侧抚摸的大手忽
然用力向下一按,与此同时,身下人的腹部猛然向上高高挺起。
  「啊——」
  方姨不由尖叫起来,她明白了乐欢天的企图,然而浑身酸软的她根本无力抵
抗,随着身体的重重落下,那根肉棒犹如一根利矛直刺肉腔深处。
  她只觉头脑一阵眩晕,心里极度紧张而导致浑身绷紧,然而并没有出现想象
中的剧痛,只是略微一阵刺痛,其痛感比小时候打针强不了多少。
  看到方姨这般紧张的模样乐欢天不由笑起来了,他很难想象能打七八个壮男
的方姨竟然如此怕痛,而渐渐松弛下来的方姨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禁恨得牙痒痒,
俯身便趴在他的肩头,张嘴轻咬了一口,然后又羞又气道:「小混蛋,你想害死
方姨啊?」
  「嘻嘻,我怎么舍得害死方姨呢?我只想让你爽死。」乐欢天调笑着,两手
按在方姨的屁股瓣上,腰部就开始微微发力。
  「别……痛,有……有点痛……你那……那太……太大了……」方姨玉颊生
晕,声若蚊蝇。
  乐欢天按下想要大开大合的冲动,只是紧紧抱住方姨,感受到他那有力的臂
膀以及强劲的心跳声,方姨忽然觉得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让她极为放松和
舒适,心底深处莫名的生出一丝这些年都白活了的感觉。
  方姨抬起头,默默的看着乐欢天的面庞,眼中满是柔情,对此,乐欢天嘿嘿
一笑,双手轻轻抚摸着那两瓣光滑翘臀道:「方姨,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花吗?」
  「呸,谁看你了?」方姨也感觉到自己的这个眼神可能很暧昧,不由羞啐,
随即转过脸去。
  乐欢天何曾见过方姨这般小女人的一面,不禁心中一荡,深陷在蜜穴里的那
根肉棒也不由随之一跳,惹得方姨一声腻吟,媚意浓的都化不开。
  事实上此时的方姨已然完全适应了,蜜穴不但没有了痛感,而且生出一股奇
异的麻痒,像是有无数蚂蚁在爬行,让她止不住的想要动一动。
  于是方姨双臂撑在乐欢天的胸膛上,缓缓的抬起上身,同时腰部开始轻微的
扭动,对乐欢天来说,骑在自己身上的方姨每扭动一下,肉棒就像是被一个小手
握紧了一下,爽的他不断倒抽冷气。
  方姨同样也感到了极度的舒爽,她每动弹一下蜜穴里的媚肉就被粗大的肉棒
刮蹭一下,一种直达心尖的酥爽让她忍不住的呻吟起来,脸上潮红一片,那一对
本来就硕大的乳房此时看上去更大了,雪白皮肤下的青筋都隐隐可见,乳头的颜
色更深更艳了,膨胀了近一倍,硬的像一颗小石子。
  乐欢天也察觉到了方姨已经开始适应了,于是悄悄的手托她的臀部轻轻上下
抛耸起来,也不知道她是下意识的动作还是主动为之,她的身子也随着乐欢天的
抛耸而上下摆动,并且幅度越来越大,同样越来越大的还有她的呻吟声。
  方姨此刻就像一个驰骋疆场的女骑士,乌黑的长发随着她的激烈的起伏动作
而飘扬飞散,雪白丰腴的大腿紧紧夹着乐欢天的腰际,那根时不时隐没在蜜穴里
的肉棒就像是一个指挥的号角,当深深陷入到蜜穴里的时候她仰颈嘶喊,仿佛在
迎风飞驰,而当肉棒现出大半时她又变成了弓腰俯身状,像是在蓄势待发,做好
下一次冲锋的准备。
  乐欢天惊讶于方姨竟变得如此狂放,不过更多的还是乐不可支,他加快抽送
的力度和速度,托住臀瓣的双手的手指完全陷入臀肉里,使得雪白的臀肉从指缝
间被挤出。
  看着自己的肉棒在那道湿淋淋的肉缝里时隐时现而且频率越来越快,乐欢天
兴奋欲狂,他用力的挺动着腰,两只原本托住方姨臀瓣的手也因为她的主动狂放
而不再需要了,于是转移到她的胸部,抓住那两只上下甩动的豪乳,大力的揉搓
着,使得那一对肥美的乳房在自己手中肆意的变幻着各种形状。
  「啊……不……不行了……方……方姨不……不行了……」
  方姨如泣如诉,全身都泛起一层玫瑰般的嫣红,为了更好的追求快感,原本
跪骑在乐欢天身上的姿势也变成了蹲式,应该是长期练武,身有功夫的关系,她
的腿部此刻展现出了惊人的力量,身子的上下起伏全靠双腿的一曲一伸,而且频
率快的惊人,发出了激烈的肉体拍击之声。
  「啊……死……死了……」
  方姨蓦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嘶鸣,身子僵直,继而像打摆子似的身子颤个不停,
然后软软的倒下,趴在了乐欢天的身上,而乐欢天此时也是腹部不断的向上挺着,
伴随着一声声低吼,一股接着一股的精液狂泻而出,尽管看不见,但他知道这一
次泄的量比今天的前两次加起来的都要多。
  暴风骤雨过后两个汗津津的人儿仿佛各自都使完了自己最后一丝力气,都一
动不动,房间里除了交替起伏的粗重喘息声外就再无其他声音了。
  良久,乐欢天发出了一声长长而又粗重的喘气声,一直趴在他身上,仿佛虚
脱般的方姨蓦然惊醒,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一直压在他身上,不禁露出歉意的眼
神,同时忙道:「不好意思,小天,把你压坏了吧?」
  说话的同时方姨翻身欲从乐欢天身上下来,然而一只腿刚刚抬起她就忍不住
一声轻哼,眉头一蹙,刚抬起的腿又垂下,乐欢天忙道:「怎么了方姨?」
  方姨羞赧不已,白了一眼道:「还不是你这个小坏蛋干的好事。」
  乐欢天顿时明白过来,不禁嘿嘿一笑道:「方姨,刚刚你不也很爽嘛,声音
叫的好……」
  方姨大羞不已,伸手掩住乐欢天的嘴巴,嗔道:「不许说!」
  「好,好,我不说,嘿嘿……」
  「讨厌,也不许笑。」
  乐欢天忙收住笑容,憋着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见状,方姨反而被逗笑了,
娇嗔:「真是个坏小子,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我也没想到方姨你竟然还是第一次,真是……意外,真的太意外了!」乐
欢天一脸感慨。
  方姨脸上一热,爱怜而又娇嗔的捏了捏乐欢天的鼻子道:「所以便宜你这个
小坏蛋了。」
  「嘿嘿……」
  方姨看着乐欢天,眼神温柔却又含着一丝迷茫,不一会只听她幽幽道:「也
许这就是命中注定,我抗拒了这么多年,就算是他我都没有屈从,却没想到终究
还是和他扯上了关系。」
  说话间,方姨脸上浮现一抹苦笑,手轻轻抚摸着乐欢天的面颊,嘴里喃喃的
说着他听不懂的话语,这让他不解又好奇,收起脸上的坏笑追问:「方姨,你在
说什么呢?什么命中注定?什么他?他是谁啊?」
  方姨摇了摇头道:「我现在还不能说,不过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啊?!」
  乐欢天更加好奇和惊讶了,方姨看出了他还想继续问,于是笑着摇头道:
「你就别再问了,问了我也不会说的,我也说了,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而且我
有预感,这一天不会太迟。」
  「那好吧。」乐欢天无奈道。
  「你啊,小坏蛋!」
  方姨宠溺的捏了捏乐欢天的鼻子,然后再度抬起一条腿,准备从乐欢天身上
下来,这一次她有了心理准备,慢慢的从他身上翻身下来,随着一声轻微的滋响,
已经滑至阴道口的肉棒终于完全抽出,没一会,一股乳白的粘液夹杂着几缕血丝
缓缓从阴道口流出,再看阴唇,已有肿胀的迹象。
  「痛吗?」乐欢天不禁道。
  「你说呢?」方姨娇羞的白了一眼,「女人第一次哪有不痛的?」
  乐欢天摸了摸头,嘿嘿讪笑几声,这时方姨又道:「不过还好,比我预想的
要好多了,以前听几个姐妹说过她们第一次痛的要生要死,都快留下阴影了。」
  「是吗?嘿嘿,方姨,你就是与众不同。」
  「讨厌!不过话说回来,应该确实是体质不同,每个人都有差异。」
  乐欢天点头称是,方姨这时眼睛一瞟,略带一点酸味道:「你之前和几个女
人发生过关系啊?」
  「啊!没有啊,我也是第一次啊。」乐欢天忙道。
  方姨明显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乐欢天有点急了,连声道:「真的,真的,我
不骗你方姨,真的也是第一次。」
  「真的?」
  方姨还是有点怀疑,不过她算是看着乐欢天长大的,对他还是相当了解的,
虽然平时有点吊儿郎当,公子做派,但不是一个喜欢撒谎的人,尤其是在这样有
点急了的状态下。
  「哎呀,方姨,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看着乐欢天这般急了眼的样子,方姨忍不住「扑哧」一笑,不过随即脸一板,
咬唇道:「好,那你说你那内裤是怎么回事?」
  「啊!?」
  「哼,还装傻!刚才你换下的内裤一股怪味,是不是你在夜店和女人鬼混留
下的脏东西?」
  「我……」乐欢天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怎么?没话说了吧?」方姨冷笑,又有些气苦。
  乐欢天不想背这个锅,于是一咬牙将事情和盘托出,听的方姨是又羞又气,
同时还有一丝欣喜,完了她啐了一声道:「真是恶心!她们还真不要脸,对了,
那个郑茜茜,你以后不要和她来往了。」
  「那是当然了,那种人尽可夫的女人我才懒得搭理呢。」
  说罢,乐欢天眼珠一转,嬉皮笑脸凑到方姨跟前,在她耳边道:「方姨,我
想试试你的嘴。」
  方姨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顿时面红一片,她转头瞪眼道:「小坏蛋,
别得寸进尺,那么恶心的事,也就是那些不要脸的女人做的出来。」
  「好,好,不说,不说了。」
  乐欢天脸上赔笑,但心里却是不以为然道:「嘿嘿,方姨啊方姨,先别嘴硬,
我一定会插爆你的小嘴的,让你乖乖做那些不要脸的女人才会做的事,嘿嘿…
…」
  看到乐欢天脸上那有些淫邪的表情方姨顿时现出一丝警惕之情道:「喂,小
坏蛋,你是不是在打什么1坏主意,我可警告你,别以为……」
  话还没说完,乐欢天就一把搂住方姨打断她的话道:「嘿嘿,方姨,瞧你说
的,我打什么坏主意啊,好了好了,不说了,睡觉,睡觉。」
  说罢,乐欢天不由分说的紧紧搂住方姨的脖颈,脸紧贴着她的丰乳,一副依
偎状,看的她是又好气又好笑,同时亦生出一丝母爱之情,她轻抚着他的头道:
「还是先去洗洗再睡吧。」
  「不要。」乐欢天扭了扭身子,嘟囔着。
  方姨无奈的摇了摇头,想掰开乐欢天搂住自己的手臂,起身去洗洗,然而他
的手抱的紧紧的,另外自己的腿刚一动,下身就传来一阵刺痛,悄悄用手一摸,
疼痛感更是让她忍不住直吸冷气,那两片阴唇已然肿的老高。
  没办法,方姨只好放弃起身去洗洗的念头,再看依偎在自己怀里的乐欢天,
只见他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呼吸均匀,像是已经睡着了,再看他的
脸庞,虽然还有一丝稚嫩,但俊朗阳光,更不乏男人的刚毅,方姨看的有些痴了,
心中升起无限情意,她知道自己沦陷了,自己这一颗心已经牢牢系在这个大男孩
身上,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