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根夺娇妻】 5 - 得得撸,妞干网,色综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3dd.com 加入收藏夹!


                第五章
  躺在床上的我,傻傻的看着天花板,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简直比小说还刺
激。
  妈妈和岳母对着黑暗中的恶霸手淫,而岳母还被恶霸强吻摸逼,更关键的是,
以岳母的性格,居然没有跳出来反对!到底是怎么想的?还是妈妈给她做了什么
思想工作了?
  而明天开始,我到底要如何面对她们呢?
  现在是广龙以为他在和我串通瞒着香香,而香香则是认为我在和她串通瞒着
广龙,妈妈和岳母又是认为她们知道事情真相又和广龙一起串通瞒着我和香香
……真他妈乱。
  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似梦似醒之间,隐约听到一阵阵的抽噎声。我
转过头,依旧漆黑一片,但是香香独有的花果体香告诉我,蹲坐在床头边上的是
谁。
  「香香?」
  「呜呜…对不起…对不起阿良…我…我!」香香听到我呼唤,抽噎直接变成
哭泣。
  「怎么了香香?广龙那个混蛋让你受委屈了?」我坐了起来,也抚摸到了一
颤一抖的香香。
  「对不起阿良…呜呜…我…我…」香香泣不成声。
  「香香你先别哭,到底是怎么了?」我抱着香香的头,将自己的脸靠近,轻
声安慰。
  抚摸着香香的小脑袋,一点点让香香情绪平稳下来。
  「晚上的那些事…我…我也没想到的…龙哥他…龙哥他把你赶走…霸占了我
们的婚床。我只是…我只是想刺激一下你,玩这种兴奋的游戏,我也以为只是游
戏而已,可是…可是我刚才被龙哥…弄得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了…那些淫荡的
话语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从我嘴巴里说出来的…导致最后…最后还被龙哥弄晕了
过去…本来是想第一次给龙哥后回来和你…和你那个的…可是…可是…真的对不
起…」香香断断续续的讲了大概,我也听明白了,简短说就是广龙把香香插的太
爽把自己是谁都忘了,更别说我了。
  我也蹲在地上,一把抱住香香,用我的身体温暖着她,直到香香不再发抖后,
我轻声在香香耳边说「小傻瓜,没关系的,刚才我听的非常刺激,也非常兴奋,
因为我爱你,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而且,对于你能找到快乐性福我也替你高兴
…既然游戏已经开始,那么就继续好了,不过你放心,虽然你人是广龙的,但是
你的心永远属于我!如果真的给你带来了伤害,错的也是我,要说对不起的也是
我才对啊!」
  「你个死变态!人家都这样了你还死心不改,龙把你赶出来就对了!」香香
情绪终于好转过来,开始和我开玩笑了。
  「嘿嘿,游戏嘛!就是让大家都感到好玩刺激才行啊!不过,刚才你和广龙
做爱时,我妈和岳母好像发现不对了,但是没有揭发你们,不知道为什么。」
  「啊?妈妈她们知道啦?」香香不可思议的语气。
  何止是知道了,你妈的肥臀还被广龙拍过了呢,小嘴也被强吻了呢!
  「当然啦,你们那么大的动静,熟悉我们的母亲怎么可能猜不出呢?」
  香香沉思了一会后说「既然没有拆穿,估计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想私下里问
问我或者我们是什么情况,误以为我们是不是被要挟了之类的,还有一个我估计
是…」
  「是什么?」
  「没什么,我瞎猜的…」香香肯定想到了什么,但是不告诉我,或者还没到
我知道的时候。
  「哦…对了,你出来广龙不知道吗?」我也没继续追问,抱着香香的身体,
我知道香香穿的是新买的那件半透明纱织睡裙。
  「他吃过带回来的那些东西就睡着了,不知道我过来…」香香有点羞涩的说,
「那…明天…」
  广龙是颗不定时炸弹,即是我的仇人又是一个汉奸,而且还恺觑着我身边的
女性家人,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他弄走,但是要偷偷的做,本能的不想让香香知道,
也许是我可怜的自尊心作祟,也许是不想让香香受刺激,万一让香香知道广龙不
但插过我妈妈,更是我的仇人,民族的败类,难保会不会做出一些傻事。
  「你明天尽量不让他出卧室,就当做昨晚是我和你做的,但是我喝多了不记
得了,只要不让妈妈她们发现广龙的存在,就有非常大的回转空间。」我想了想
说到。
  「也对…可是昨晚龙哥把你赶了出来,你以后见到他多尴尬啊?」香香握着
我的手担心的问。
  「当时他赶我走的时候你晕过去了,所以算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我只要在
他面前一口咬定昨晚我睡着了什么也不记得了,让他以为你不知道我发现了你们
的事就好。」
  「听起来好晕啊…」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广龙和我串通好瞒着你,妈妈她们假装不知道昨
晚和你洞房的是广龙,我装作昨晚喝多了什么都忘记了,嗯,大概就是这样吧!」
  「天啊…乱死了!都怪你,非要找什么刺激,搞得大家现在都跟间谍一样!
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的。」
  「等妈妈她们走了就好了…那个…你打算和广龙玩到什么时候?」我小心翼
翼地问。
  「哼!我要和龙哥玩一辈子,气死你!」香香回复了原来的俏皮。
  玩一辈子?估计不可能了,虽然让仇人插我的爱妻感觉很刺激,但是广龙这
种伪君子真汉奸,我还真不放心,暂时先稳住他,慢慢找机会。
  「好啊,我就喜欢你被广龙那个混蛋玩弄,不过下次有机会让我看的清楚一
点好不?」我故意这么说。
  「你个小王八绿帽控,既然你老婆的第一次都给了别人,那么也不在乎当着
你的面,和别人亲热啦!到时候气死你!哼!」
  「嘿嘿,我很期待呢!」
  「不过我可警告你哦,以后你就算看到了我和龙哥亲热,你也要装作没看到
哦!实在躲不开,你就自己找借口,可不要让我们尴尬,知道没?」香香的态度
变得清冷了起来,还真和岳母比较像。
  「当然啦,广龙也这么警告过我呢!」
  「还有啊!以后要是再被其他人看到了,比如我妈妈和婆婆她们,恰巧碰到
了我和龙哥在亲热而你也在现场,你怎么处理呢?」
  这种场景想想就刺激啊!
  「我肯定会装作没发现或者用一些理由忽悠过去的!」
  「大家都被你骗了呢!我妈妈和婆婆都以为你是一个忠厚老实,没有心眼的,
和我爸爸一样,没想到最坏的就是你啦!」香香推开我的怀抱,站了起来。
  我也跟着站了起来,不要脸的说「如果我不表现的傻里傻气一点,你哪有机
会享受大肉棒啊?嘿嘿嘿…」
  「呸,死变态!不理你了,回去找我的新老公去!哼!」紧接着听到房门被
打开,通过外面隔壁灯光的照射,我终于看清香香的外貌。
  梨花带雨后的清新面容,披散着柔顺乌发,细嫩的脖颈和性感的锁骨上满是
恩爱过后的痕迹,超薄半透明的青绿色轻纱睡裙下,透着曼妙的身材,尤其是那
对巨乳,深不可测的乳沟半遮半掩,隐约间还可以看到红色的乳晕和乳头!初为
女人的香香少了几分青涩,添加了些许妩媚。一个青春少女开始转变成诱人的少
妇了,原来这个过程是如此的美妙!
  望着香香扭腰摆臀的背影,真想冲上去把她按倒肆意玩弄。指尖还留有余香,
那是香香赠给我的慰藉,证明她并没有离开过我。
  香香回到卧室后将门关上,满屋春色却只为一人欣赏,而我,只能带着余香
入眠。
  不过醒来之后,感觉膀胱充盈到爆炸,还是先去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吧!
  主卧新房是套间,里面自带卫生间,而外面的两间客房公用客厅旁的洗手间,
我也没开灯,径直去了洗手间准备方便,可刚走进去,就听到隔壁房门打开,隔
壁的卧室正是妈妈和岳母的卧室。
  紧接着一到妖娆的黑影走了进来,我吓了一跳,立马躲在了马桶后面。也就
在我刚刚蹲下的一瞬间,洗手间灯光大量,虽然我的身材矮小瘦弱,但毕竟也是
一个成年人了,躲在马桶旁边只要不是眼睛有问题就都能发现。
  完了,这怎么解释?刚才还不如站着呢!最少没现在这么丢人!
  可意外的是,进来的人根本没发现我,我偷眼看去,身穿紫色吊带镂空睡裙,
酥胸半露,玉腿修长,披散着波浪长发遮住了半张脸,闭着眼睛,白皙的面容看
上去很年轻,迈着慵懒的步伐略微摇晃的靠近马桶。
  是岳母!原来成熟端庄的岳母惺忪朦胧之时,居然还有如此的青春妩媚的一
面呢!就如同蜜桃将熟,新婚不久一样,散发着年轻少妇的魅力!
  还好岳母睡的迷糊还没怎么睁开眼,毕竟刚开灯,因为刺眼而不睁开也算正
常。一股想起随着岳母的靠近先飞进我的鼻子里,这种成熟女人的香气更能诱人
犯罪。随之映入眼帘的则是一个雪白雪白的硕大肉臀!
  岳母的大屁股真是白啊!光滑白亮,不比美颜效果差丝毫!雪白的肉臀中间,
让所有男性疯狂的熟女隐私处,是肥厚的阴唇中略微发黑的粉嫩蜜壶!
  虽然只有一秒钟的时间,但是也让我的鸡巴瞬间怒张!而且此时的雪白肉臀
的侧面距离我的鼻尖就差那么几厘米而已!哪怕我伸出舌头都能一亲芳泽了!
  不知道是女人的肉香还是熟女的体香,伴随着淡淡的骚味,岳母尿了出来。
听着声音还挺有力度呢!
  我感觉鼻子好热,心跳好快,手脚冰凉,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过的很快,
色香味俱全的岳母终于尿好了,但接下来一幕让我始料不及!
  岳母居然把雪白的肉臀直接扭向我的方向,并且略微抬起,如同撅着屁股让
我欣赏一样!而岳母雪白的肉臀更是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映入眼帘皆是白肉。
没有丝毫的臭味,却散发着奇异的体香,屁眼的褶皱处尽是粉红色,汇聚到中间
后,居然如同呼吸一般一紧一缩。这是我第一次偷看女人上厕所,更是第一次亲
眼看到女人的屁眼!
  就在我控制不住自己要抱住眼前的雪肉疯舔时,岳母的粉嫩屁眼中居然票出
来一股浓郁的臭味,并伴有轻微的『噗~』声。
  靠!岳母居然对着我的脸放了一个屁!
  不过并没有那种恶心难闻的臭味,反而有着意犹未尽的感觉,传说中的香臭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岳母用手纸擦了擦尿罢的嫩穴口,如此近的距离,让我清晰的看到岳母居然
没有一根阴毛!
  岳母站起身,拉下睡裙,再略微摇晃的离开关灯。又过了好一会,我才敢动
弹!太刺激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到女人的下体,即便是香香的
也是在和广龙大战时偷偷看到的,并没有岳母这么清楚!而且香香好像也是没有
毛毛的,难道是遗传白虎还是清理的比较干净就不得而知了。
  岳母似乎没穿内裤,从进来到出去都没看到内裤,估计是睡觉不喜欢穿吧!
刺激!
  我的小鸡吧硬的不行,根本无法排尿,但是又憋的难受,真怕憋出病来。过
了好一会,才慢慢地一点一点尿了出来。
  回到卧室后,我怎么也睡不着了,先是爱妻香香和仇人的盘肠大战,再然后
就是岳母雪白的肉臀和粉嫩的屁眼,这一晚上是我过的最刺激的一晚,刚才为什
么不带手机进去把岳母如厕的情况拍下来呢?越想越兴奋,直到又射了一手后,
终于累的睡了过去。新婚第一天就如此刺激,那么之后的日子……
       ******************************************
  「快起来啦懒猪!妈妈叫我们去吃饭。」一阵摇晃后,我被香香弄醒。
  清醒后,我揉了揉脸颊,还没反应过来,香香俏皮的对着我眨了眨眼睛,说
到「别露馅了哦!嘻嘻…」带着香味飘了出去。
  哦,对了,今天是我和香香结婚后的第一天,昨天也就是新婚,而新郎却是
仇人汉奸广龙,昨晚也和香香做了相关计划,我要装作啥也不记得了才对。
  我迷迷糊糊走了出去,妈妈和岳母早就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了。见到我后没
有一丝的异样,妈妈还催促我快去洗刷吃饭。
  我看到餐桌旁吃早餐的香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女人啊!真会演啊!
  路过沙发旁时,我想起昨晚岳母雪白肉臀来,和此时端庄略显严肃的岳母完
全是两个人嘛!
  吃饭时我偷偷问香香,妈妈她们有没有和香香沟通,香香摇了摇头,说是妈
妈她们可能自己要找出原因来吧!
  香香白皙的脖颈上还残留着几处红色的吻痕,身上其他看不到的地方估计也
有,这个该死的广龙,是在宣布主权吗?
  吃好饭收拾完后,我和香香一起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也就是昨晚妈妈和岳
母自慰的沙发上。岳母突然说到「我和亲家商量过,这段时间我们暂时都住在这
里。」
  「啊?」
  「啊什么啊?你看看你昨晚把香香的,到现在脖子上还都没退掉,我们要在
这里住几天,好好管管才行。」妈妈抱着滚圆的乳房说到,估计这也是一个试探
吧!而香香则是羞涩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昨晚?我昨晚喝太多酒了,什么都不记得了,现在脑袋还疼呢!」我假装
头疼的样子。
  妈妈和岳母对视了一眼,岳母说到「阿良啊,昨晚的事你真的都不记得了吗?」
靠,昨晚对着广龙一口一个姑爷的叫,现在对着真正的女婿却喊起名字来。
  「我昨晚回到家就睡着了,直到今天早上香香才把我叫醒,昨晚发生什么事
了吗?」我脸不红心不跳的缠着瞎话。
  她们二人似乎长呼一口气,妈妈边说边偷偷看香香的表情「臭小子,昨晚你
可把香香折腾坏了呢!」
  香香脸越来越红,坐姿也开始扭捏起来。妈妈似乎认定了什么一样。
  「啊?香香,昨晚我弄痛你了吧?」我假装安慰身边的香香。
  「没…还好…」香香低着头搓着衣角。
  「好了好了,阿良酒后乱性,也不能全怪他,只是以后多对香香好些就够了。」
岳母做了总结。
  「那当然啦!」我拍着胸脯保证。
  妈妈和岳母又对视一眼后,大家无声的看起了电视,而岳母和妈妈又小声交
谈了几句后,妈妈突然说让我去买点熟食回来,就是岳母最爱吃的那家店。这是
有意支开我啊!我无奈,起身收拾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三个女人,估计
就等我离开好讨论事情吧!
  我关上门后站在走廊里,不知道妈妈她们会问香香什么?万一广龙那个混蛋
走出来怎么办?万一大家翻脸了怎么办?我会不会失去娇妻呢?
  我非常速度的开车去老北门,买好猪蹄子后又飞快的开回来。进屋之后,只
剩下妈妈和香香有说有笑的,看来我的担心多余了。
  「岳母呢?」我放下东西问。
  「亲家去她店里看看然后回家拿点东西再过来。」妈妈回答道。
  岳母开了几家美容,妈妈也经常去做保养。
  我向香香看去,香香面色无异,我才把心放下来。
  晚上妈妈做饭时,香香帮忙,出来拿东西时我偷偷问香香「下午她们都问你
什么了?」
  香香神秘的一笑,「嘻嘻…好事情呦…」
  「什么好事情?」
  香香看了一眼妈妈,然后趴在我耳边说到「没想到妈妈和婆婆这么通情达理,
她们同意我和龙哥的事情了,不过要瞒着你和爸爸。」
  我脑子嗡一下,什么情况?妈妈居然同意自己的儿媳妇和一个逃犯在一起?
  「你是怎么和她们说的?」我急切的问。
  香香在我耳朵里吐着香气,说到「我说,我和龙哥早就产生了感情,而且你
这个小王八那里又太短小,你无法办到的事龙哥轻而易举就办到了。之前妈妈她
们就知道我和龙哥偷偷约会的事,所以也没太过埋怨我…我告诉她们,我和你是
真爱,不会分开的真爱!结果我妈妈非常严厉的批评了好久,就在我哭的稀里哗
啦的时候,婆婆才终于原谅我,还说,让我好好珍惜你呢!」
  「这也不至于就同意了你以后和广龙交往吧?」我还是不可置信的问。
  「她们之前似乎就有了什么决定,具体因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隐约听
到婆婆说了一句『不用守活寡』和妈妈说的『爱与肉体可以分开』之类的话,之
后还拿我开玩笑,说『有两个爱我的男人真幸福』呢!」
  「也就是说,妈妈和岳母也守活寡了很久,才同情你的,而她们又都很关心
你,所以同意你心里住着两个男人的事实咯?」
  「差不多这个意思吧…」
  「我爸爸走的早,可是你却有父亲啊,为什么你妈妈也守活寡呢?」
  「这个…其实我爸爸在十几年前就受了伤了,那里不举了…不跟你说了,我
要去忙了。」香香如同小鸟一样飞进厨房去了。
  怪不得呢!那次为岳母庆生时,有那种深闺怨妇的表情呢!怪不得岳母外表
总是冷冰冰的,原来是需要滋润啊!由于都是过来人,所以香香可以有大肉棒用
她们会同意呢!也难怪无论妈妈还是岳母骨子里都是保守的人,对于偷情这种事
是非常排斥的。香香由于在婚前就已经和广龙产生感情了,而且也夺了香香初夜,
所以才被两个美熟女认可。
  我正在客厅胡思乱想的时候,卧室门被打开,穿戴整齐的广龙偷偷走了出来。
  「嘘!我悄悄出去,一会重新进来…」广龙鬼兮兮的蹑手蹑脚出来。体格壮
硕的广龙如此偷偷摸摸的还真搞笑。
  「龙哥,你…」
  「刚才香香告诉,说她们做饭时我悄悄出去,再重新进来就没人发现我了。」
广龙又靠近我得意洋洋的说「香香告诉我她有办法让你妈妈和你岳母同意我们的
事,不过就是不能公开,不过无所谓啦,香香真是个好媳妇,嘿嘿…我走啦…」
广龙又向传来说笑声的厨房看了一眼后,开了门走了出去。
  广龙走后我进到本属于我的新婚卧室,虽然被香香打扫过,但是仍旧弥漫着
广龙的臭味和淫靡的味道,而且还有食物的味道。广龙在这里足足过了吃喝拉撒
睡不出门的一天,估计也憋坏了吧?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慢性毒药,可以让广龙慢
慢阳痿,这样就可以完全断了他的联系。然后再用录音笔套他的话,让他自己说
出当年的罪,还有后来到日本和回来后所犯得法,然后再举报他,这样就可以为
死不瞑目的老爸报仇了!
  开饭前,房门被从外面用钥匙打开,而走进来的却是拎着大包的广龙和满面
红光的岳母。
  「龙哥,你怎么才来啊?昨天是我和阿良的好日子,都没见着你!」香香急
忙放下盘子迎了上去。
  香香真会演啊!知道真相的大家心知肚明的看着香香。
  「对不住啊妹子,昨天突然有事,要不然我怎么会错过你和小良子的婚礼呢!
哎呦!沈姐姐,您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这才几天不见啊!又变年轻了啊!现
在您和夏姐姐站在一起,完全就是大学姐妹花呢!」广龙这个畜生嘴巴真甜!
  我妈妈叫沈玉凤,岳母叫夏若寒,被他姐姐姐姐的叫难怪会同意他呢!之前
香香就告诉过我岳母对广龙感觉越来越好,现在看来已经不止是感觉好了吧?昨
晚还被摸臀强吻了都没生气呢!
  「呵呵…别贫嘴了,就属你嘴甜了!」妈妈对广龙的奉承非常受用,但是在
十年前就发生过关系的两个人为什么现在保持关系我却感到奇怪。
  「我在小区门口刚好看到龙龙了,就一起回来了,他说他就住在这,我开始
还不信,用钥匙开了门我才信!」还龙龙?恶不恶心?岳母也叫的出口?
  「快吃饭吧!刚做好的!」妈妈笑眯眯的张罗着广龙。
  「我操!这饭菜就是香!沈姐姐的厨艺比当年又精湛了许多啊!我他妈都饿
了一天了!」广龙也不洗手,直接坐在主位大快朵颐起来,从进屋到现在,完全
没搭理我!妈逼的!
  三个女人捂嘴娇笑,都知道他被关在卧室一整天,当然也没怎么吃东西。
  「不全是我做的,还有香香的功劳呢!你慢点吃,都是你的…」都是他的?
那我的呢?什么是属于我的?傻妈妈啊!你在给你的杀夫仇人做饭呢啊!
  「还有我宝贝妹子的手艺啊!简直和沈姐姐不分伯仲嘛!让你嫁给小良子真
是可惜了啊!」香香就挨在广龙身边坐下,被他夸赞后居然露出小女生的幸福感!
  「都是一家人,以后龙哥想吃,人家就给你做啦!」
  「就是…连手也不洗洗就吃饭,好像以后没得吃一样,我们家香香不嫁给阿
良难道还嫁给你呀?」岳母洗了手走了出来,严肃又刁蛮,和我认识的岳母一样。
  「嘿嘿…夏姐姐你看你说的,我和小良子如同亲兄弟一样!他的就是我的!
我妹子嫁给他就很嫁给我一样!对吧妹子?」你他妈还真不要脸啊!
  「嘻嘻…」香香没有表态,只是一个劲的为广龙夹菜。
  「那可不一样哦!我们家香香嫁给你的话,那我就没法和沈姐姐做亲家了!」
  「居然我和小良子是亲兄弟了,那沈姐姐也是我的妈妈,香香当我老婆后,
夏姐姐依旧可以和沈姐姐做亲家,而且我还要多喊您一声岳母呢!哈哈…」
  这他妈就是完全替代我的节奏啊!我赶紧举起酒,对着广龙说「龙哥,兄弟
敬你一杯,昨天都没和你好好喝几杯。」
  「操!你他妈那点酒量就别丢人了,不过既然是兄弟敬的酒,当亲哥哥的肯
定要喝啦!不过就像我刚才说的,咱俩从小就是兄弟,有什么好玩都是一起玩,
你的就是我的!我说的对不对?」靠,本来想岔开话题的,结果引火烧身啊!
  「啊…呃…对啊。」我「老实憨厚」的回答。
  「对嘛!所以,你老婆也是我老婆对吧!」
  「你可别欺负我们家阿良老实,什么『你老婆就是我老婆』的,再胡闹当心
以后不给你饭吃!」妈妈「凶狠」的替我解围。
  「哈哈…沈姐姐您这么人美心善,怎么会舍得饿着我呢?不说了,吃饭吃饭
…」
  妈妈娇嗔的瞪了一眼,没我理他。这顿饭除了我以外,她们吃的都很高兴,
而有了广龙后,整个家似乎都热闹很多。
  吃过饭后岳母主动收拾碗筷,妈妈去洗澡,我则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无
聊的电视,主位上广龙搂着昨天刚被自己破处的香香聊着悄悄话。
  我隐约听到,香香似乎是把妈妈她们同意广龙的事告诉了他,不过就是要注
意点,广龙高兴的抱着香香就是一顿深吻,由于广龙面对我,吻香香时瞪了我一
眼,我马上假装看手机。
  妈妈洗好澡后,似乎也看到了刚才那一幕,不过并没有点破,而是大大方方
的坐在了香香身边,刻意将我的视线阻隔开。
  三人很开心的聊着天,妈妈也丝毫不介意广龙一直抱着自己的儿媳妇。广龙
一开始还有些收敛,不过用行为认证了香香的话,妈妈她们果然同意了他和香香
的关系。所以也不藏着掖着,像是自己老婆一样抱来摸去的。
  「阿良啊,你先去洗澡吧!」妈妈对我说到。
  我假装看着手机,点了点头,也没看向广龙香香,径直去洗澡了,当然是主
卧室洗手间。
  洗手间里居然有着广龙换洗的衣裤,尤其是他那条内裤居然和香香的内裤放
在一起,这是要香香给清洗的节奏啊!
  我洗澡比较慢,刷牙洗头的比较仔细,等我出来时,岳母都洗好澡坐在妈妈
身边了,而广龙和香香不见了。
  岳母依旧穿着昨晚那件紫色的镂空睡裙,我很想知道她有没有穿内裤。
  我低头玩手机,抬头时,居然发现我对面阳台玻璃反射出两条人影,一个跪
在地上洁白如玉,一个靠在门上漆黑如碳,而赤条条的两个人正是香香和广龙,
而且香香还在给广龙口交?
  妈妈和岳母似乎也知道,虽然是在讨论着电视剧情,不过却时不时的侧目观
察。现在都已经可以这么大胆了吗?
  过了一会,可能广龙觉着不过瘾,居然倒退的向我走来,而香香也趴跪在地
上边嘴里含着他的肉棒边向我爬行。坐在我侧前方的妈妈和岳母也开始不自然的
扭动起来。
  直到我感觉有什么重物靠在坐在我的沙发靠背上后,玻璃反射告诉我,广龙
光着黑屁股坐在我头顶的沙发靠背上,只需再向下十公分就可以坐在我头上了!
  妈妈和岳母的神情既尴尬又紧张!不过你们放心,我是不会抬头的。
  香香的一只白嫩小手搭在广龙的黑腿上,其他部分我都看不到了,估计是在
弯腰口交吧!空气中非常明显的香味混杂着骚臭味,我只能当没闻到。
  「对了岳母,店里生意怎么样?」我突然抬头看着不知所措的岳母问到。
  「啊?哦…店里啊,还好吧…」岳母紧张的看着我头顶上的黑屁股。
  「听说卫生部门最近要大排查,还是小心点好。」
  「嗯嗯…对,对。」岳母的心思根本不在话题上。
  「妈妈,你们学校现在怎么样了?」妈妈在一所私立学校工作,不教课,一
个月去几次就行。
  「啊…我们学校…我们学校挺好的啊!」
  「那几个调皮捣蛋的没再整蛊你吧?」
  「还行…挺好的…」什么跟什么啊?我故意和妈妈还有岳母聊天,转移我自
己注意力。
  我突然感到后背的动作大了,从玻璃看去,广龙抱着胯下的香香速度加快起
来,而且香香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和「咕叽咕叽」的口交声。
  「咦?香香和龙哥呢?」我故意问到,同时左右看了看。
  妈妈和岳母吓得赶紧说到「她们在厨房…」
  「对,香香在给龙龙做点心呢!」
  「龙哥还真能吃啊!又饿了!」
  身后的动作越发大力起来,我只能假装没有感觉到,还好沙发够大,弹性也
好。不过对面的妈妈和岳母脸色却越来越不自然了,由青转白,由白变红,都想
不到广龙的胆子这么大,虽然已经默认了香香和广龙的关系,但是却没想到胆敢
在明目张胆的做这些龌龊事!不过还要故意假装没看见,否则会让我看出端倪。
  妈妈好像看出了什么,突然抓起遥控器把电视的声音调大,结结巴巴的说
「这个…这个片尾曲很好听…你们也听听吧…」
  电视声音变大的同时,我也听到了身后香香呜呜的声音越来越大,还有广龙
越来越粗的喘息声,估计是妈妈发现广龙快要发射了才把电视声音调大的吧!
  身后新婚娇妻被仇人抱着脑袋口交,而且还用他肮脏恶臭的黑屁股对着我的
脑袋,心里即是憋屈愤怒又同时充满了快感,小鸡吧也硬的受不了。还好有抱枕
可以给我挡住,否则我自己都隐藏不住了。
  「啊啊…操…」声音虽然轻,但还是被我捕捉到,这是广龙到达顶峰的呻吟。
  广龙肯定把他浑浊腥臭的精液射进了我那还没亲吻过的娇妻嘴里,只是不知
道香香此时是什么表情,有没有吞下去…
  电视剧结尾曲播放结束,我说到「一般吧,也没多好听啊。」
  此时岳母抱着抱枕,双颊通红的看着电视,妈妈也尴尬的说「那是你不会欣
赏…」,两位美熟母虽然各自用舒服的姿势自然的表情掩饰,但是高耸鼓胀的乳
房却比平时剧烈的起伏着,表明她们此刻内心是如何的波涛汹涌。
  通过对面的玻璃,我看到广龙起身弯腰,然后重新站了起来,不过似乎多了
一件黑色的弹力内裤。原来刚才他的内裤就在脚踝处。而香香也一边擦着嘴一边
偷偷摸摸的转身去拿衣服去了。
  「龙龙,你和香香在厨房都吃什么了?」妈妈似乎刚看到广龙一样,粉红的
脸颊对着我身后说。
  「啊?哦,那个,没吃啥,就是吃点剩饭。」广龙似乎知道了什么规则一样,
撇了我一眼说到「香香的『手艺』真不错,搞的我舒服死了!」
  「呸!瞎说什么?最多也就是吃的舒服,怎么可能叫『搞』的舒服?」岳母
侧过身对着广龙教训着,但听起来更像嗔怒。
  「对对对,『吃』的舒服,还是夏姐姐用词得当啊!哈哈…」广龙说完就绕
过我直接坐到妈妈身边去了,胯下还没消退的大肉棒依旧把弹力内裤撑的快要捅
破一样,侧面看去,居然把弹力内裤都撑出一个大大的缝隙,黝黑并反射水渍的
粗大肉棒可见一斑。
  那肯定都是娇妻香香的口水吧!
  广龙大大咧咧一屁股坐在妈妈身边,更像是一家之主的位置,妈妈和岳母刚
才肯定也看到了广龙内裤下的缝隙,很不自然的马上转移了视线。而妈妈另一侧
岳母也转过了身,而我也惊鸿一瞥,岳母那石榴裙下大片雪白的美肉,果然没穿
内裤。
  「龙哥你刚才就穿成这样和香香吃东西吗?」我故作不满和讶异的看着广龙
说到。
  「太他妈热了,我就脱了衣服。老弟你放心,我刚脱的衣服,你可别以为我
耍流氓啊!」广龙拿起最大的一个抱枕挡住胯下,解释说「都怪香香的『手艺』
太高了,『吃』的我热血澎湃的!老弟你可别误会啊,你知道哥哥我性格,就是
直了点,脱衣服之前都没顾及到咱俩现在还有两个漂亮姐姐呢!」
  真他妈不要脸,黑的楞说成白的!
  「哪能呢?我还不了解龙哥你吗?我倒是无所谓,就是怕妈妈岳母误会。」
我装作出帮你说话的表情。
  「龙龙又不是外人,而且小时候总来咱家,有什么好怕的?大男人的,在家
穿什么都正常,不过你可别当着我儿媳妇面这样哦!要不然会吓坏人家女孩子的
…」妈妈像是在学校教育不良学生一样,但是此时淫靡的味道还没消散,说这些
是不是也太假了!
  「龙龙赶紧去洗个澡吧!臭死了!」岳母捂着鼻子,略微厌恶的说到。
  「洗澡?老子从来不洗澡的!要不夏姐姐陪我一起洗?」广龙色眯眯的越过
妈妈,大手直接拍向岳母暴露出来的大白腿上。
  「滚一边去!谁陪你洗?」岳母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但是却没推开的大腿
上的黑手。
  「龙哥不爱洗澡的。妈妈你也别为难龙哥了啦。」香香穿上了那件青绿色纱
织半透明睡裙,一蹦一跳的窜上了广龙的没人那一侧。
  此时的广龙完全就是被美女包围着,虽然还没有左拥右抱,不过却和三女打
闹成了一团,六条大白腿晃来晃去,却都和广龙这个恶棍笑闹一起,虽然妈妈和
岳母对一边的我多少还有些顾忌,但是香香却一边对我挑衅似得眨了眨眼,嘴角
翘起一个邪恶的坏笑,一边把手伸进了广龙的内裤里,爱抚着他的肉棒。虽然被
大抱枕挡住,但是从坐在侧面的我依旧能够看到,抱枕的缝隙中,内裤的边缘处,
一只白嫩的小手紧紧握住一根黝黑的东西,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再然后把小手抽
出,放到自己的鼻子前,极度享受般贪婪的吸着。
  今晚,会有哪些好戏呢?广龙!就再让你幸福一阵子吧!
  (待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3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