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差总敲两下门 - 得得撸,妞干网,色综
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邮差总敲两下门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6ee.com 加入收藏夹!

大学毕业后,我四处求职未果,心灰意冷回了家乡。人有时候你得认命,这要比抱怨好,对于不可改变的事实,你除了认命以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从第N 次简历被退回来时,我就觉着城市离我越来越远,刚上大学时候的激情早被现实的残酷消磨的一干二净,剩下的就只有近乎机械的投简历,被拒绝,继续投,继续被拒。找工作就是个从人到狗的过程,如果说在学校还有一点所谓的自尊的话,那么现在如果能给我一份工作,我指不定会出卖什么。但是现实就是这样,当你发现自己已经变成狗了,可还是没有食吃,因为能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生活的必然都是恶狗,个个张开森然巨齿,哪里轮到你这土狗逞能?

  某一天早上醒来,我猛然意识到了这狗一样的生活并不能为未来的人的生活做好哪怕是一点点的铺垫,就把行李随便打个包准备回家。不能衣锦还乡不丢人,为了一点卑劣的自尊活在大城市才丢人,我一个也回了老家的同学这样给我说。

  当时我还笑骂他装逼,现在看来这样自欺下也未尝不可。我苦笑,深吸一口气,冷气刺激得我胸口阵阵发疼。

  回乡的路总是很漫长,但是这次却快得吓人,以往三十多个钟头的火车在我的胡思乱想中飞一样过去了。回到家里,爸爸在打扫厨房,妈妈去买菜了。他们根本不计较我是不是找到工作了,只要回来就好。爸爸让我去洗澡,自己继续忙。

  看着爸爸拖着肥胖的身躯擦窗,我忽然感觉好多年没这样注视爸爸了。眼睛里莫名就酸涩起来,我有些害怕这温馨的场面,赶紧洗澡去了。

  在家里呆了几天,整日无所事事看电视,大学的同学也作鸟兽散,没了联系。

  一周后我终是耐不住心中的沮丧和不安,去了在邮局管点事的舅舅家。舅舅在电话里也晓得了我的事儿,几天请客吃饭后,问我愿不愿意去本县一个小镇做邮递员,先干两年,调动的事儿,两年后再说。我几乎没思考就答应了。我不是个爱热闹的人,可也不是个能闲得住的人。

  三天后,我开始了新生活。

  在很多人眼里,乡镇邮递员就是那种骑一老式飞鸽自行车,后面挂一大袋邮包的,往往一身屁绿色的制服,却看着比谁都精神。我对邮差这个职业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小时候,那时候我们楼下有个两鬓斑白的老叔叔,总在每月三号的下午给我送来《少年月刊》,无论寒暑,风月无阻。一直到我初中毕业,我还能经常看到他骑着那辆浑身铁锈的自行车穿梭于大街小巷,都多少年了啊。

  说着人家,现在我也成了一送信的了,命运真他妈能够忽悠。我的上司,也就是小镇邮政所的所长,是我舅舅以前的同事,待我倒是不薄,念着故人的人情,没让我去乡村一级送信,只让我送附近一个初中周围的信件。这活儿不重,我每天骑车一辆破摩托车,捎着报纸信件包裹穿梭在邮递所和学校之间,好不快活。

  我是在学校里长大的,所以对教师这个职业有种天然的亲近,每次把报纸邮件亲手交给那些可爱可亲的老师的手中时,我总是打心眼里觉得温馨。哦,等等,我心里已经好久没被那种叫做幸福的感觉充盈了,真他妈不好意思。

  收件的老师里有孩子在外地工作的老夫妇,有经常在淘宝买东西的年轻人,也有爱人在别处上班的伪光棍。其中有位女老师,结婚不到两年,就被调到小镇,关于她的传言倒是多了去了,说什么他公公是县里的领导,说什么她不能生育等等。也不知道可不可信,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现在只是一个人住,除此之外大家都是揣测,好神秘的女人呵。后来跟小镇的人们慢慢熟稔以后,才打听到那位女老师有个很秀气的名字:郑洁莹。只有城里人才会起这种名字,我们那种小地方的女孩子,名字里红啦霞啦芳了比较多,万万没人起这种名字。而她的气质更是让她显得卓尔不群。不过郑老师人倒是很不错,没啥架子,平时跟邻里相处很融洽,教书带班管学生也很有一套。反正在小镇人眼里,郑老师是个顶好的老师。

  因为她生的格外俊俏,皮肤是小镇少妇中少有的白皙粉嫩,裹在西装内的身材似乎也很是丰腴,反正让我留了点神。原谅我,我已经寂寞够长时间了,自打大学和初恋女友分手后,我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和面试官以外的年轻女人说话了。半年来,巨大的就业压力让我的性冲动几乎消失殆尽,我都忘了自己还是个有正常需求的男人。

  但是留神了那女的并不意味着要有所行动,我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它比我在城市里的生活惬意多了,我没必要看着谁的脸色行事,每天把邮件交给别人似乎是把我的欢乐传递给别人的过程。当你把工作当成了一种爱好或者当你的爱好恰巧成为了你的工作,那么你的生活就是幸福的,我一直到现在都这么认为。

  可是生活不可能永远平静,即使是死水,也有微澜的时候。

  那天很暖和,夜里睡了一个好觉,早晨起来又遇到一个晴朗的日子,我心里格外的轻松愉快,好像自己变年轻了,而且会永远年轻下去。我把邮递所收件室的信件包裹分类打包好,拎着一摞包裹出了门。今天那位郑老师的包裹有两份,一份跟平时一样,从外面摸起来应该是衣服一类的东西,另一包是盒装的,外面看不出和所以然。我有自己的准则,绝对不能拆别的信件包裹,好奇了只是摸摸。

  但是我隐约觉着里面的东西非比寻常,总之跟平时的包裹不太一样,盒子不大但是沉甸甸的,平时的包裹都是扁盒子,这个确是个类似手电筒一样的长盒子。唉,好奇心打住,可能是化妆品什么的吧。

  当时郑老师在上课,我就在她办公室门口等了会儿,下课后郑老师抱一摞作业出来,看到我还在等着她,很不好意思的请我进去喝茶,我还有别的包裹没送,就很客气拒绝了。走出校门没几步,听到郑老师在后面喊我:" 小张,等等。

  我疑惑的回头看看,她给我拿来两个鲜红的富士苹果来,我也真不是东西,瞅着苹果看着郑老师衬衫下那对肥硕的不断晃动的大灯泡,一下子愣住都忘了说谢谢。

  郑老师说:" 小张多谢你啦,等我那么久而且包裹那么重,也不歇会儿。" 说着她把苹果塞到我怀里,露出很灿烂的笑容,我一下子发现郑老师真的很好看,那洁白的牙齿几乎让这灰暗的世界亮堂起来,我心里狠狠跳了一下。

  晚上,我失眠了。上次有那种感觉是几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候我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的初恋,当时天真的以为两个就那样一直下去,一起奋斗,买房,结婚,生孩子。可是象牙塔的爱情总是那么不禁风雨,我们没能持续多久就被现实打垮了,我输得体无完肤摇摇欲坠。

  往事不堪回首,那就不回首了吧,眼前就有个撩拨着我春心的。已经晚上三点了,大脑里的电波还是转动得跟考试时候一样飞快,怎么了我这是?人家是有夫之妇,你在做什么梦?脑海中一个声音在拼命的把我往理智的大道上拽,可是它似乎不是欲望的对手。半年了,我第一次把深藏手机里面的黄色小说调出来,狠狠的搓弄了下面一阵子,一直到飙出了那粘稠的汁液,心里的激动也没平息下来。又一个不眠之夜。

  有些人一旦走进你的生命中,就赖那儿不走了,郑老师就是这样。她好像经常在网上买东西,所以我隔三差五的会在学校的传达室碰到她。但是我蓬勃的春心已经不满足那相隔的几天了。终于有天我的理智被战胜,欲望之翼张开森然巨翅,向那邪恶之花飞行。

  那天是星期天,我送完学校周围的快件,最后来到学校。学校里周末的信件一般是由传达室的秦大爷转发的,但是那天秦大爷人没在,我就去了后面的教师单身宿舍。当时是早上,学校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我送了几个邮包之后就径直去了郑老师的宿舍。我刚准备抬臂敲门时,里面传来一阵销魂蚀骨的声音,那声音熟悉的让我两腿灌了铅似的卯在那儿。以前和女友开房的时候,最喜欢这妙如仙乐的声音,郑老师宿舍里面的声音,难道是在?我疑窦丛生。人对未知的事物除了恐惧就是好奇,我没能幸免。瞅着四下无人,我赶紧将耳朵贴到门缝。

  题外啰嗦一句,小镇初中的教工宿舍是80年代的老平房,门也是老杨树木板门,小镇气候潮湿,时间久了总是有点细小的缝隙,怎么关也关不严实。我不知道老天是想乱点鸳鸯谱还是怎么着,刚巧那天被我踩到狗屎。我从那细小的门缝里刚好能看到一只肥美挺翘的白屁股不断往后顶,旁边胡乱放着刚拆开的包裹箱——里面不像有第二个人的样子,难道她手里拿着什么器具?郑老师的呻吟越发甜美,嗯嗯呀呀不绝入耳,那种声音比我前女友的叫床声要畅快多了。我的跟女友开房的时候都是去那种便宜的简易房,隔音效果差死了,把电视音量调到最大,女友还要压抑住声音,总之每次都不能喊得酣畅淋漓。郑老师似乎物我两忘,淫叫得肆无忌惮。那个白皙圆润的屁股狠狠的往后面顶,看出来啦,那是一只粉红色的假阳具,上面还滴着一股股透明而粘稠的液体。那只几近完美的美臀激起我很久没来的邪火。我那儿硬了,硬的很不像话,若不是冬天穿的厚实,真的要被人看出问题了。不行,一直站在这儿准会被发现,我全身而退先,尽管里面的场景端的是淫靡无比。

  我送完别的包裹到传达,秦大爷还没回来。我悄悄把郑老师的包裹放在桌面上,赶快回去自己的住处——裤裆全湿了。

  以后的一天一天过得很快,我好多次碰到郑老师可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就胡思乱想去揣测郑老师的婚姻,他的老公是什么样的人,还有,那天我看到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不找一个男人?对了,为什么我不能去追求郑老师,这时候大脑里的另一个声音告诉我。我越想越乱,经常都是这样乱想着就失眠了,白天上班的时候也不能集中注意力,好几次给人送错包裹。

  本来还算照顾我的所长也渐渐看出些什么来,有意无意的暗示要帮我介绍个姑娘。

  日子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着,直到那天我决定要忘记这个不切实际的愿望时。

  前一天晚上我给头儿说了,我要求调动到小镇另一片的卫生站周围去送信件,所长意味深长的笑笑,算是同意了。早上起床,我把包裹分好类,准备最后一次去学校那边。那天我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我想向自己的纯情岁月作个别,然后听所长的去相亲,然后再娶个当地的姑娘老老实实过日子,我们的父辈就这样过来了,我们难道不能吗?

  来到学校,我把信件邮包都交给了秦大爷。骑摩托去后面的教室单身宿舍,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看郑老师,这个让我辗转反侧的女人,哪怕只是默默地看一眼,对,只看一眼。可是就是那一眼,让我看到了郑老师旁边的男人。那男人大概有三十岁左右,像是很文雅的那种,戴着眼镜,但从外表看来,他并不是一个友好的人,从他的目光中,我似乎可以窥视出他的内心在做着怎样的企图。他和郑老师在激烈的争吵着,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忽然他狠狠得揪住郑老师的胳膊把她往屋里拽,我躲在树后屏住了呼吸。呆了大约几分钟后,我缓过神来往郑老师的寝室跑,脑子一片空白。

  还是那个小缝隙,不同的是这次那白皙挺翘的屁股后面是一根乌黑但粗短的鸡巴,郑老师似乎不很配合,屁股一直乱晃,那鸡巴插一会儿就被甩了出来,狼狈非常。那男的很不爽,狠狠的扇了郑老师一耳光,她嘴里可能被什么东西塞住,只能发出" 呜呜" 的不满声。一分钟后,那男的就大吼一声,无力的趴在那具美艳异常的身体上,喘着粗气。过了一会儿,那男的穿上衣服,在郑老师身边狠狠的啐了口唾沫,骂了句," 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孙子。" 说着不顾郑老师的哭泣就走人了。

  我心里难受的厉害,但是那话儿却硬的非常。真他妈不听话!那天晚上,我做了个决定。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对错。

  当天晚上,我去了郑老师寝室。我轻轻敲了她寝室的门," 梆" ,没响应。

  再敲," 梆" ," 谁啊?" 郑老师说着把门打开,她应该刚洗完澡,穿着一件白底儿花格子的睡衣,大大的波浪卷似乎还冒着水汽。" 咦,小张,怎么是你?这么晚了,你有啥事?" 我压抑住心中类似吸毒一样罪恶的快感,几乎有些颤抖的说," 我可以进来吗?" 郑老师似乎没看出我的异常,很爽快的拉开门,说:

  哈哈,瞧我都糊涂啦,进来进来。

  我走进去,里面不太大,一个写字台,一个电脑桌,两把椅子,正对着门的是那张让我两次欣赏到美臀使我夜不能寐的单人床。我怀揣着一个龌龊的念头,使得周围的一切似乎都焕发出一丝淫靡的气息。周老师给我倒了杯茶水,笑眯眯的问起我来," 小张今天没事啊,有空来我这儿坐啦,平时喊都喊不来。" 我的喉咙几乎嘶哑,愣是从嘴底蹦出个" 恩".郑老师发现有些不对头,问道:" 小张你是不是有啥事?" ,我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终于还是挤出句话来," 听说郑老师这儿有电脑,我想来上上网。""哎,你这孩子,不就这点小事嘛,痛痛快快说呗,真是个害羞的小伙子。呶,自己去上,一直开机着呢。

  那晚上我也不知道自己都点了些啥,从新浪到搜狐,从淘宝到当当,逛了一个又一个,也不知道到底看了些啥内容,一直到很晚了,我体内那股子邪气似乎被那个温馨的小屋被熔融了还是怎的,就起身准备告辞。" 郑姐,那个啥,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那个,谢谢你了。" 郑老师一直到坐在床上看书,听说我要走,赶紧站起来准备送我。站起的那一刹那,她那有点宽松的睡衣,露出一抹白嫩丰满的奶子来,我一下子愣住了,体内那股子邪火几乎是腾的一下涌了出来。

  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自己那时候哪儿来的勇气,似乎是被外力驱动,我双臂紧紧搂住她的细腰,将她深深地拥在怀里,狠狠的吻了下去。她没有反抗," 呃" 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她陶醉了,吻的很好,我的手从她的肩膀处拨开睡衣一直滑到了她那丰盈的乳房处,结果她猛的挣脱开了。我们俩都傻站在那儿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她皱皱眉头," 你胆儿怎么这么大啊,赶紧给我出去!""对不起。

  我看着她生气的样子,有些讪讪。她可能觉着自己说的有些重了,又说," 以后别这样啊,再这样姐生气了。" 平时木讷的我这时候似乎是开窍了,接了一句,那你不是生气啦?" 郑老师似乎想笑,又狠狠压了下去,啐了我一声," 油嘴滑舌,赶紧给我走!

  最后怎么离开的我现在也记不清了,只记得似乎把魂儿遗失在那个温馨的小屋。打那以后,我收拾起所有的羞涩,跟头儿说明了自己要继续留在那个片儿送快件。头儿不明就里,反正有人干活就好,倒也没说啥。因着工作的便利,我三不五时的往郑老师那边跑,说是上网,郑老师倒也不好拒绝,其实是不忍拒绝吧,我这么想。

  " 梆" ," 梆" ," 谁啊?""除了我还有谁这样敲门。""讨厌死了,自己不会买电脑啊,天天来我这儿。" 接着不情不愿得打开门。似乎成了习惯了,每次离开的时候我都要强迫抱着郑老师亲吻一段时间,只不过没有更进一步。因为我心中老是闪现这郑老师在那个男人身躯下扭动的情景,那个影像如此真实,以至于每次我准备提枪开始的时候都会被它湮灭欲望。

  这天我终于是鼓起勇气问郑老师了。" 郑姐,那天,你和那男的,我,我看到了。" 郑姐开始一脸疑惑,后面有点生气的说," 你看到什么的?""我都看到了。""你个混蛋,别人欺负姐就罢了,你也欺负姐。" 说着郑姐疯了似地用她没啥劲儿的小拳头打我胸口,泪水都飙出来了。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只是傻傻的等着她的回答。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好多。郑老师以前是县城人,大学毕业后回到县城中学教书,因为生的美貌,被财政局局长的公子看上了,在家人的撮合下就算是嫁入豪门" 了,几个月后就怀上那家的孩子,谁知道这局长的公子是个畜生,整体出去花天酒地不说,嫖娼嫖出病来,回家就传染给郑老师了。后来孩子也就没了,郑老师一气之下离开县城来到这个小镇。前一阵是那男的要郑老师签离婚手续的,结果又想着郑老师的美肉,就又强奸了郑老师。然后又刚好被我看到。

  看着怀中这个可怜的人儿,我不禁柔肠寸断。我紧紧抱着那个散发着温热气息的身体,头一低,一下子捉到那个娇艳的小嘴,狠狠的吻了下去。手也慢慢移到郑老师那高耸的美乳上面,她鼻子里发出一声娇吟,似乎有些痒,我在她鲜艳欲滴的耳朵上吹了口气," 宝贝儿,别动,我会让你舒舒服服的,保证比那假的好。""什么?" 郑老师很娇嗔的看着我," 那个你也看到了?" 我恩了一声,你这坏蛋,从啥时候就开始偷窥姐了?""咱们不说了,让弟弟好好爱你。" 郑老师似乎是认命一样的闭住那双美丽的双眼,睫毛长长的像个洋娃娃,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好好蹂躏一下那具美肉。" 宝贝儿,看看你奶子都鼓成什么样子啦!""死相,别卖乖了,要了姐吧。

  我已没了当初的心理障碍,更对眼前的美妇没了芥蒂。我不再控制自己,将她身体一拎,整个放在了我大腿上。别看郑老师奶大臀圆的,却不是很重。我一只手从睡衣的裙摆下面伸到那让我魂牵梦绕的美臀上,画着圈儿揉搓着;另一只手抓着郑老师洁白喧软的大奶子啃了起来。这对大灯泡啊,总是让我乐此不疲。

  一会儿郑老师就娇吟喘喘,我那话儿顶在她大腿上,她摸索着,狠狠的拽了一把,真大。""想要吗?" 我问," 坏蛋。" 说着她不断的在我那儿上下搓动,让我那儿有种发射的冲动。感觉火候到了,我把郑老师的内裤退了下来,她虽然不到三十岁,可是穿的内裤保守的紧,还是那种白色的没任何图案的棉布内裤。我看到那儿有点儿湿湿的印子,就伸舌头舔了舔,有股腥臊味儿,不过不是很强烈,应该是刚洗完澡的缘故吧。" 小坏蛋,干嘛舔那儿?" 郑姐很是窘迫。" 嘿嘿,姐姐今晚是我的,不是吗?" 我轻轻把她内裤退下来,里面已经湿的一塌糊涂。

  我觉得挑逗得有个限度,身下的美人儿已经欲火焚身了,就把她平放在床上,掏出那肿胀不堪的肉棒,慢慢插进去,好温暖啊!我在上面慢慢的开始抽插起来,身下的她已经发出仙乐般的呻吟了。我试着去亲吻她,然后却是被她的小嘴俘获了,陷入一个热烈的法式长吻中,有爱的性是那么的美好,我似乎从来没有那么身心投入的做爱过。她的下面紧紧的但是充满爱液,她的奶子软软的滑滑的就像新鲜的豆腐。坐了一会儿,我想试试别的动作,轻轻拍她丰润的屁股," 宝贝儿,从你后面来好吧?" 她那乌黑的眸子闪闪发亮,两腮和眼睛周围还红着。牙齿依旧咬着下嘴唇,皱着眉头看我,像个孩子一样羞涩的点点头。女人可爱起来真像小孩子呢。她前面抱着枕头,我将她臀部正好,开始继续抽插。隔岸观火和身临其境果真是两个效果。看着她白皙光洁的背部曲线,大波浪卷散落在上面,翘起着肥美多汁的大屁股供我抽插,心中一股莫名的虚荣蔓延到全身的各处,让我几乎差点射了。真是个尤物啊。身下的郑老师已经体力透支的趴在枕头上了,只翘着屁股等我发射。我一把拉去她的上身,抓住她那永远也抓不厌的奶子揉搓,开始最后冲刺。" 啊。啊。轻一点。啊" 郑老师终于开始求饶了,我感觉到也快到极限了,狠狠抽插几下以后,就瘫在了她身上。好久没做,真舒服啊。

  这以后,我跟郑老师就过上了偷偷摸摸的偷情岁月,当时我年龄还小,总是把性放在第一位,什么婚姻什么责任,根本没想过。这个学校没有寄宿生,下午五点后就算放学了,好多教师就是本镇人,各回各家,住单身公寓的除了郑老师还有几个人,不过都不在一块儿。所以每晚的六点多以后,校园里几乎就没人了。

  等天黑下来以后,我就骑着自己那辆破摩托车去学校。

  " 梆,""梆," 里面传来郑老师的声音," 来啦,来啦。""坏蛋,又来拿姐姐解渴了?赶紧进来!" 我就赶紧进去关了门,嬉皮笑脸的把玉人搂在怀里疼爱,真是一段幸福的时光呵。郑老师很喜欢我在背后插她,说是这样容易高潮。我也乐得这样,不仅能摸奶子还能掌控局面,而且郑老师的臀部实在是太极品了,是我们性爱的催化剂,是我们活塞运动的减震器,可谓妙处多多。很快我就把郑老师的身体开发了个遍,包括她那朵无人采摘过的美菊,当时用了不少润滑液呢。

  我们在她的寝室做过,晚上无人的时候还在操场做了几次,刺激的很。想想一个空阔无人的地方,天为被地为铺,在满天繁星下抽插着一个美妇,那是一幅多么旖旎的场景啊。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年底的时候,家里说有急事召我回去。我以为真的有什么急事,给郑姐打了个招呼,直接骑摩托回了县城。回到家发现没事,倒是二老鬼鬼祟祟的像是瞒着我什么。一直到把二老买好的衣服穿上,收拾的像模像样,被拉到饭店后我才知道原来是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对方是县城幼儿园的幼师。长得倒是蛮清秀,看起来是那种很贤惠的女孩儿。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满脑子都是郑老师的影子,怎么也挥之不去,双方的大人都言笑晏晏,寒暄了很久之后算是腾出时间让我们单独待会儿。我当时像打了鸡血一样抓住那女孩儿的手说:" 求求你,我有爱的人。" 那女孩先是露出惊异的表情,然后忽然缓过神来对我笑了," 呵呵,看你刚才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知道你有心事。好吧,既然你这么坦诚,本姑娘自愿退出。" 我很感激的拉了拉她的手,算是大恩不言谢吧。

  老天这半年待我的确不薄,要不为什么回家这半年来总是能遇到好人呐。

  我感觉到自己一刻也不能离开郑老师了,我回去得有点表示了。直到这会儿我才真真切切确定了自己是爱郑老师的。是的,那绝对是爱情,虽然这个字眼我有年月没动过了。我骑着自己的破摩托飞一般的奔向小镇,奔向我和郑老师的爱巢。

  " 梆,""梆,".邮差的敲门声响起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6ee.com 加入收藏夹!